如果擇業只圖當期變現,實際上是對職業生涯做了一次不當的“通貨膨脹”
  大學生畢業找工作,最需要什麼?有人說,需要好爸爸;有人說,得有高學歷;還有人說,要有好運氣。筆者認為,不,最需要好視野。
  何謂視野?一句話,別看得那麼短,做中長期的規劃,不被一時可得的物質報酬所迷惑。
  浮雲遮望眼,只圖眼前利,就是把工作的好壞完全等同於眼下掙錢的多少。的確,工作是拿自己的勞動力價值交換工資,當然不嫌錢多咬手。但是,有些工作看起來起步時收入優渥、報酬不菲,但往往是以犧牲長遠發展作為機會成本的。如果喪失了規劃未來的意識,只圖當期變現,實際上是對職業生涯做了一次不當的“通貨膨脹”:手中的錢越來越多,自我的價值卻越來越低。
  容易遮蔽視野的另一朵浮雲,叫唯經濟論,說白一點就是,我也考慮長遠,也可以忍受當前不賺錢、少賺錢,但是放之長遠必須是賺得盆滿缽滿,這才划算。
  這樣的思路實質上是生硬地把職業規劃“泛經濟化”。透過錢眼兒看人,只能把人看低,矮化成單向度的經濟動物;透過錢眼兒挑工作,只能把工作貶低,庸俗為單純的吸金機器。執著於以財富論英雄,卻忘記了自問一句:如果自己的天賦在賺錢上平庸,但在別的領域光彩奪目呢?
  在這種“唯經濟視野”下,需要長久專註、勤奮鑽研的基礎科學,例如理論物理、數學必然無人問津;需要長期扎根、不避艱難的邊疆、偏遠地區必然成為畏途。每個人的資質、稟賦迥異,有的人適合在商海弄潮,有的人擅長案頭研究,都去擠發財的獨木橋,一定是好的嗎?
  一個世紀前,父親要求愛因斯坦當學徒掙錢,希望將來能成個小作坊的老闆,他卻固執地想弄清楚一個頗為“滑稽”的問題:如果能追上光線,自己看到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。這個問題導致了狹義相對論的問世,它改變了人類文明史。假如愛因斯坦一門心思去掙錢,或許衣食無憂,但歷史不會記得一個寂寂無聞的小作坊老闆。
  《莊子》里講的不龜手之藥,拿來賣錢,只得百金,用於軍事,功可裂土。同一種藥的價值,因視野不同而成霄壤之別。擇業也是如此,能看多遠,才能走多遠。志存高遠,才能在職業的路途上有所成就。  (原標題:假如愛因斯坦埋頭掙錢(民生觀))
創作者介紹

uu77uuesb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